谭卓:中年女演员的困境?大家应该纠正这种病态

2020-01-16 03:30上一篇:搜狐新闻-搜狐 |下一篇:新闻综合|每天三分钟了解大小事

  完成视频采访部分的谭卓靠在沙发上,用最舒适的状态继续和我们继续聊天。她穿着黑色修身礼服,裙子有一截只有一层薄纱,大约是在腰地方。为了这套礼物,谭卓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饭了,她计划晚上活动结束就去吃一顿火锅。两部电影同一天上映,谭卓的第一感受就是“累”。之后她还要投入到话剧《如梦之梦》的排练和巡演,这是她第七年饰演青年顾香兰一角,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,“我有一些新的想法。因为我没觉得这个事我做到完美,跟我想象还有很大距离。”

  谭卓又演母亲了。电影《误杀》和《被光抓走的人》在同一天上映,她分别在其中演绎了两个母亲的形象。

  《误杀》中的阿玉看似默默无闻,但当女儿遭遇到不幸时,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,“我们生活中会有这样一类人,可能人很好,也不怎么出声;可能和她认识很久,但是有时会就想不起来她具体的模样。而当她身上发生了一个极端事件的时候,她会有一个非常的反应,完全是出乎预料不像她的,但是又很合情合理。”《被光抓走的人》中的张燕也是一个普通妇女形象,她是一名银行大堂经理,每天上下班,也没有那么精致,“她在家可能穿的毛衣也有点起球,早上穿着那个秋衣秋裤就去准备早餐了。”

  片中的女儿由文淇和陈冲的二女儿许文珊饰演,都恰好是十七八岁上高中的年纪,但这两位女儿对谭卓来说有些太大了,“我实际的年龄,如果要生这么大的(孩子)还有点费劲。”这给谭卓带来了一些压力,她有点心虚,尤其是《误杀》,“我和肖央一看,哎哟,孩子这么大了!”后来她在造型上也想了一些办法,原本就不化妆的她在泰国任由皮肤被晒黑,把发型弄得松松垮垮,还找来廉价的服装。

  谭卓并不介意扮演母亲,也不会过多计较“女儿”们的年龄,“因为其实演员的本质不就是在塑造角色嘛,你如果有能力把那些角色塑造了,让人们想起你,我觉得这不也是能让你很满足的一个地方。”如果递来的剧本一直都是妈妈的角色呢?“那你可以选择不拍啊!”谭卓很直接,她正在拍一部都市剧,演的是一名单身精英女律师。

  谭卓没有什么梦想,“这个东西对我来说特别难,我好像特别无欲无求。”在美国上学时,老师问每个人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,谭卓的回答是“Nothing.”也不是没有思考过,一辆游艇,一个气球,一副球拍,雅星注册抑或是一个吻?确实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同样的苦恼还发生在更早之前,小时候,老师布置半命题作文“我想成为_____”,谭卓写不出,因为她什么也不想要成为。她回家问妈妈该怎么办,妈妈告诉她,“在你很小的时候,两三岁的时候,有一天说,我长大一定要成为一个奶奶。”孝顺长辈是整个家族的传统,所有人都要让着奶奶,一切以奶奶为主,这让年幼谭卓觉得“奶奶是个很厉害的角色。”

  谭卓也设想过自己到了奶奶的年纪会是什么样子的,有好几个场景:满头灰白的短发上别着几个卡针,穿着秋衣秋裤站在窗前,外面落叶萧索,街道上也没什么行人;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,儿孙不在身旁,拨了个电话,得知他们都挺忙;还是,打扮得很漂亮,房间里摆满了鲜花?

  都不太对。到了七八十岁,她该是个满头银发,烫着大卷,涂着红指甲,戴着墨镜,穿着亮闪闪的衣服,抽着烟的老太太,开着法拉利出席自己画展的开幕酒会,来的朋友们年纪也大了,有的人可能还拄着拐,但穿着依然得体。还有一些年轻的朋友,大家就这样一起聊天、一起玩乐……谭卓觉得这样才对,“不要觉得岁月成了你的敌人,在每个不同的阶段都可以做自己。”

  谭卓喜欢艺术。她自认是个天真的小孩,而艺术创造像是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合体,“小男孩和小女孩天生不一样,小男孩喜欢和泥巴,小女孩喜欢娃娃,但是艺术的作品可以让你偷偷地做一个结合。”谭卓的微博头像是Pandemonia,一位浑身被塑胶皮囊包裹,穿着“恨天高”的行为艺术家。她认为这个形象很符合自己,“她其实是个男生,但她总是以一个物质女郎的形象出现在各大时装周,其实这是一种反物质的文化。”谭卓的微信头像也是这个,头像下的签名是“Young,Rich and Beautiful”,也同样是反义的表达。

  南都娱乐:今年我们大家讨论了很久,雅星登录中年女演员,三四十岁这个年纪的女演员,可能市场给到她们的角色比较少,你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谭卓: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有问题的,因为这个特别不准确,怎么三十岁就成了中年人?就没有社会学家纠正吗?当然因为这个事其实不重要,但其实这个定义跟定位特别有问题,因为哪儿都没有定义成三十多岁就是中年的。而且实际你说,就从大家的心态上,现在四十多岁的人,也不觉得自己就人到中年了吧,大家都还非常有活力、有创造力。我觉得首先就是很多媒体的提问,把这个东西陷入了一个特别病态的环境,媒体是有责任的,因为媒体总是来抛砖引玉的,并且媒体是有着一个社会担当的,大家应该纠正这种病态,先被自己挖的坑都埋了。其次呢,我是觉得这对我来说,不太存在这种焦虑,因为它是个不可抗力的事情,岁月在谁身上都会发生作用,你明年一定比今年老,既然这个无济于事,何必杞人忧天呢?就跟有时候大家提问我说你如果中了五百万彩票,你想怎么做?我说我才不会想呢,我本来也挺懒的,我有五百万,我就知道我怎么做了,没有我就不会设想这个。我觉得这个反正不在我的意识范围之内,因为我也是比较大条简单的那种人,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必想这些吧。每个人还是规划好自己,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去想成为一个有力量的、可以掌控自己人生的、生活得很潇洒的(人),那其实你有了这些人生态度,岁月是跟你无关的。

  谭卓:因为其实对很多事情都要有很强的敬畏心,不能掉以轻心,不能沾沾自喜,不能当儿戏。比如说上台之前,我必须要在一个安静的环境,未必是只有自己,但是自己必须得沉下气来,绝对不可以打闹,或者说做别的什么事情。包括我演《如梦之梦》都不太吃东西,但我会在早晨吃,然后我留到我演出的时候是差不多消化完了,我也不会特别饿,不会饿到肚子咕咕叫影响观众,因为他们离你很近。也不能乱吃东西,以防演出中间出现不舒服,连这机会都不要给它,直接扼杀在摇篮里。演《如梦之梦》期间想吃什么东西都不可以吃,就怕万一你不舒服,肚子疼,要上厕所怎么办;也不能到那个时候肚子还没消化完,肚子是鼓的,你会觉得不舒服,不能让这些干扰你。所以就是让自己沉下心来,尽量保持好的状态,用已经准备好的状态再上台,每次认认真真的这样,不管演了多少年,每一场都要尊重观众,因为人家花了时间花了钱,进来这里跟你一起共同度过那么长的时间。包括还有其他人都那么认真地准备,你却出现瑕疵,可能未必每个人都是这样做了充足的准备,但是肯定有人像你一样,你觉得你不能因为你去破坏他们所做的准备。

  谭卓:我觉得顺其自然吧。因为我其实是有点认真地做这个事儿。还有朋友调侃我说,你看看别人有个爱好都是用来放松的,你这有个爱好都弄成专业。因为我有点完美主义,完美主义的人就会很累,因为做什么事儿都想做更好,就会把自己逼得挺辛苦的。但是如果你放松点儿,你看人家看得挺明白的,你自己又做不到,因为老人就说“性格决定命运”嘛,所以我现在也接纳这个,知道自己就会是这样的命,不会是那种说挺省心的,享清福的那种,其实也甭羡慕人家,你的性格就是给了你那样的日子你也过不了。

  谭卓:我觉得过得挺好的,我觉得感恩嘛,感恩的心,感谢命运,感谢上帝给我饭吃。前两天还在那个工作群里发了,真是很感恩上帝给我饭吃,就还是要那个朴素和谦卑点儿的心态吧。

  想和小编真人聊天,请加微信号:iamxingxingjie2,欢迎来撩~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