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,是因为我一整个下午都在看后台粉丝的私信。老实说在年初一突然收到比平时更多的私信倾诉,真的是一件令人心情沉重的事情。

  我们这是怎么了,长大后的世界如此荒凉冷漠。甚至此时此刻的我还觉得用冷漠这个词都略显单薄。

  还记得小时候特别不能理解为什么大人们每逢过年就愁眉苦脸,还会直接称过年为“年关”。

  年关这个词就像它表面的意思一样,过年在大部分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太多美好,反倒更像是在过关。

  除了小孩子之外,几乎所有的人在岁末年初都会经历许多辛苦,或体力上的辛苦或精神上的折磨。

  要知道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真的如新春祝福里那样“阖家欢乐,万事如意”。生命中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。

  还记得去年春节,朋友跟我哭诉大年初一,夫妻俩因为孩子的压岁钱以及娘家,婆家等人际关系在家大干了一架。最后闹得娘家婆家全知道了,所有人都不得安生。

  在传统里,过年要说吉祥话,不能闹别扭吵架,动手打架更不合适。可偏偏很多人许多事挤在一起,闹得人心慌,结果谁都憋不住火,干脆爆发一场战争。

  新年伊始,读者林林(化名)给我倾诉了很多令她崩溃的事情。她说:“唯晨你知道吗,在我家,年初一吵架已经成了传统。”

  看到“传统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。毕竟,我所见过闹矛盾的婚姻和不和谐的家庭有很多,却从没听谁说过吵架能吵成传统。

  林林和老公结婚时间并不长,今年是两人结婚的第三年。但是在这三年里,每年大年初一夫妻二人都要大吵一架。

  更巧的是不仅他们小两口要吵架,已经年过半百的公婆也会在大年初一吵架。只是今年爆发的更加严重,两代人,四张嘴混战,最后老公还动手打了她。

  林林是横跨了500多公里才嫁给老公张庆的,这么远的距离导致她回趟娘家非常不方便。好在婚后生活还算平静,这让婚后的她也没有太想家。

  张庆在外人眼里是个“好脾气”,对亲朋好友非常实在,别人有难处时,但凡开口,他总会尽最大能力去提供帮助。

  对林林也很好,说话和声细语,做事也稳妥大方。唯有一点,只要在他父母面前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
  林林说这种情况第一次出现是在结婚第一年的国庆节。考虑到国庆小长假去旅游的人太多,就决定直接奔回老家,好好地享受一下乡间的放松生活。

  却没想到等回到张家,一切都变了。原本体贴的老公,在老家不仅什么都不做,还对她吆五喝六。

  公婆看了他们的相处模式,眼里还颇有几分“很满意”的味道。这些细节和老公的变化都被她看在眼里,原以为只是老公偶尔一次充面子,却没想到这个假期才是开端。

  结婚第一年春节,林林早早便跟着老公回老家过年。在婆家有个规矩,新媳妇第一年要把所有的亲戚都走一圈,一方面是认认婆家的亲戚,另一方面是要把公婆之前发出去的“礼”收回来。

  对林林说第一年的春节特别漫长,她跟着老公走了很多家亲戚,有姨和舅也有姑跟叔。总之,感觉自己像个稀有动物,被婆家的亲戚们围观,然后收或轻薄或厚重的红包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年初一那一天,除了跟家里的长辈拜年之外,并不需要走亲戚。所以老公就提议全家去附近的景点转转。

  就这样四口人吃了午饭便出发了,结果还没到景点,在路上公婆就吵了起来。原因是婆婆说:“你爸一辈子都没带我出来逛过景点,今天沾了儿媳妇的光喽。”

  老公还没来得及接话,后排的公公就没好气地怼: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这些年我是让你养家还是虐待你了!”

  婆婆叹了口气没再说话。林林坐在副驾驶,从后视镜里看到婆婆眼神委屈且疲惫,公公则一脸的戾气。

  于是她半开玩笑地接了句:“爸,话不能这么说,妈照顾家可不轻松,你得心疼她。”

  她没想到就是这句话让她成了众矢之的。公公的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,提高了声音:“怎么着?轮到你教训我了!”同时,旁边开车的张庆也开了口:“不会说话就闭嘴,你这是怎么跟咱爸说话呢。”

  正在她发懵的时候,又听到公公的声音:“哭什么哭!大过年的你哭丧啊。庆子,掉头回家,逛什么景点。”

  这次是她第一次见婆婆哭,没有声音的那种。婆婆坐在后排默默地拿袖子揩眼泪。林林吓得没敢再多嘴,四口人高高兴兴地出来,又垂头丧气地回去。

  第二年,也就是去年春节。林林跟老公都加班,到了年三十才急匆匆地赶回老家。家里一切早都准备好了,公婆还是老样子,就等着他们回家吃年夜饭。

  有了第一年的“经验”后,她知道公公脾气冲,到家后刻意地避免跟他搭上话。由于张庆是独生子,家里没有其他孩子更没有客人,她只能顶着尴尬拼命找话题和婆婆聊天。

  也许是她“冷落”公公太过刻意。第二天,大年初一公公就开始找茬,明里暗里都在说女人喜欢嚼舌根子,不大气,等等。

  这些话越说越多,张庆还时不时地在一旁附和。最后可想而知,大年初一公婆又干了一架,公公摔了碗,婆婆砸了锅。

  更可气的是,张庆埋怨这些都是因为林林对长辈厚此薄彼,挑拨离间才导致父母大年初一吵架摔东西。

  他给出的理由不能再奇葩,说是在林林没有嫁进门的时候,母亲可从来不敢在吵架时砸锅。

  时间过得飞快,一转眼就是第三年。今年的春节十分特殊,很多人由于新型病毒的原因回不了家,也有很多人不顾现状坚持回家过年。

  矛盾来的很突然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又不算突然。年初一老两口没吵架,小两口却狠狠地干了一架。

  林林和张庆到家后就闭门不出,就连今年初二回娘家也取消了。所以,相比前两年,这将是个团圆时间最长的春节。

  老家又脏又冷,闭门不出事件令人抓狂的事情。由于无聊,林林便一整天都缩在被窝里玩手机。

  虽然不用外出拜年,也没有邻居来串门,但张庆看不惯她这个样子,站在旁边不停地指责她。老公大变脸的情况林林已经经历三年了,她一点都没在意,甚至还回怼了几句。

  听见儿子儿媳吵架的声音,婆婆推门进来跟林林说:“他说几句,你别吱声就没事了,过年吵架不好。”

  正在气头上的林林,想起前两年自己亲眼所见公婆的相处模式后脑子整个人都炸了。雅星娱乐她终于明白公公为什么脾气那么臭,原来都是婆婆惯的。

  于是想都没多想就回了婆婆一句:“年初一吵架我觉着好得很,凭什么他一天到晚打游戏,我看一会手机就要被他指责。”

  也许是这句话让张庆觉得自己没面子,窜过来就给了林林一巴掌。这一巴掌虽然不疼却打在了林林脸上,她起身就还了更响亮的一巴掌回去。

  当着婆婆的面,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一起。公公听到声音气得跳脚,也要打自己老婆。最后惹得街坊邻居们都出来劝架才结束。

  林林说:“我觉得照这样发展下去,要么往后再也不陪公婆过年,要么直接年后民政局里见。他家年初一必吵架的传统我是真接受不了。”

  越是过年,家庭矛盾就越多。本应该开开心心欢度的一个假期,被生活搞得乌烟瘴气。走亲访友或者归乡探亲期间接触的人比平时要多,话不投机的概率也跟着提升。

  高速上为了去谁家过年而吵架的夫妻,三十或者初一因为谁做饭谁洗碗,女人能不能上桌吃饭,男人该不该戒酒戒烟等琐事闹到民政局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
  婚姻是相互尊重相互付出,如果抱着忍的态度去强求圆满,那么注定这一生都不会圆满,甚至还会连带着下一辈也跟着半生残缺。

  太多人看起来是一个独立的人,其实却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。只会一味地附和模仿长辈,男人们模仿父亲的暴戾,女人们模仿母亲的喋喋不休。

  有多少人在父母面前一幅嘴脸,在伴侣独处时又是另一幅嘴脸。真想问问你们这么做图什么,好玩吗。

  在我看来,与其说原生家庭的缺陷会“遗传”倒不如说它们会“传染”。有些亲情,需要隔离。